新聞媒體 新聞媒體

封面人物 | 王志邦:自主創新 才能頂著大山抗疫逆行

發布日期:2020-03-17 瀏覽次數:602


王志邦

安徽貝克聯合制藥有限公司董事長


“時代的塵埃,落到個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睂奔骷曳椒浇諒V為流傳的這句話,王志邦感觸頗深。


今年春節以來,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讓王志邦肩上突然間多了“三座大山”。


第一座“大山”自然繞不開疫情帶來的經營受挫。作為一家集出口與內銷于一體的制藥企業,因庫存高企、資金無法回籠、生產停擺,貝克在過去一個多月內損失已達1億元之多。


困境之下,王志邦臨危不亂,迅速將目光聚焦于抗擊新冠肺炎藥物上。然而,研發壓力也隨之而來。擁有抗新冠肺炎臨床治療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研發能力的貝克在疫情爆發的第一時間迅速組織團隊進行制劑研發、準備申請臨床試驗,而完成這一切工作,留給貝克的時間只有短短20多天。


最后一重壓力則是企業的防疫工作。從公司所有區域的全面消毒到員工健康狀況、活動軌跡的密切觀察,始終保持開工狀態的貝克制藥立志要做到“防疫與生產兩不誤”。


防控防疫、研發新藥……王志邦成了此次疫情阻擊戰的“逆行者”范本。


不僅如此,在企業生存險象環生間,王志邦對企業經營有了新的認識。“企業要走差異化競爭之路,通過自主創新掌握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才能擁有面對困難隨機應變的能力?!?/span>他以貝克為例,長期致力于抗病毒藥物開發的貝克制藥因早在6年前就已經啟動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兩種原料藥的研發工作,才有了迅速轉移至抗新冠肺炎臨床試驗藥物的實力。


縱觀貝克制藥誕生以來的18年間,從皖北小城太和縣走到安徽省會合肥市,從一家生存在產業鏈上游的原料藥廠向下游制劑研發生產延伸,從仿制藥生產商向原研藥開發者轉型,在王志邦的帶領下,貝克制藥始終走在自主創新的前列。


“創新、尤其是自主創新是中國制藥企業賴以生存、走向世界舞臺的必由之路?!?/span>他表示,聚焦于抗乙肝藥物和抗艾滋病藥物,貝克未來要做的是“人無我有”,國際領先。



“六年研發派上了用場”


2020年大年初一,武漢因新冠肺炎疫情封城的第三天,合肥萬里晴空,與往常并無絲毫不同。然而,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這座萬人空巷的城市無不在提醒著所有人,這個庚子年的第一天并不尋常。


與大多數人一樣,王志邦無時無刻不在關注疫情的變化。不過,沒過多久他便發現,接下來的時間將有更重要的任務在等著他。


事情還要從武漢封城前兩天開始說起。


1月21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表示新冠肺炎暫無特效藥。


轉機在兩日后出現。


當天,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的北大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癥醫學科主任王廣發在微博上表示,“一種抗艾滋病藥物對我很有效!”


公開資料顯示,這種名為“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的復方制劑是一種病毒蛋白酶抑制劑,可用于治療艾滋病。


隨后,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兩種藥物被納入國家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中,治療新冠肺炎的進展迎來了一絲曙光。


然而,截至此時,中國尚無企業仿制生產洛匹那韋/利托那韋。


王志邦心中一動:作為國內抗艾滋病藥物龍頭企業,貝克制藥早在6年前就已經啟動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兩種原料藥的研發工作。在疫情來臨之前,貝克制藥已經完成了這兩種藥物的藥物發現、臨床前研究環節以及為期6個月的穩定性試驗,正打算申請臨床試驗。


“6年潛心的研發、高達2億元的投入在關鍵時刻派上了用場?!蓖踔景罡锌f千。


1月25日,他緊急將兩名已回到上海家中過年的研發人員召回合肥,迅速開啟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從原料藥到制劑的研發工作。


原輔料相容性試驗、處方開發、小試、中試放大、工藝驗證……短短20余天時間,在王志邦的督促下,貝克的研發團隊緊鑼密鼓地完成了一系列工作,并準備申請臨床試驗。


“一旦通過280例病例的大臨床試驗,貝克的洛匹那韋/利托那韋便可以進入市場,成為治療新冠肺炎的藥物之一。順利的話,還需要兩個月時間?!彼嘎?,特殊情況下,新藥上市的時間比往??s短了兩至三年的時間。


與此同時,治療新冠肺炎臨床試驗藥物瑞德西韋進入制劑小試階段、細胞療法進入體外試驗階段……在嘗試治療新冠肺炎的征程中,王志邦毫無疑問地走在了前端。


貝克制藥也隨之成為安徽省內疫情防控物資生產重點企業之一。除了抗新冠肺炎藥物的研發,貝克作為擁有醫用酒精生產許可的制藥企業,也在第一時間開辟多條生產線,爭分奪秒地組織生產這一疫情防控急需產品,并向阜陽市政府、太和縣發改委、太和縣疾控中心、太和縣公安局等多個機構和部門捐贈了逾20噸醫用酒精,用于防控防疫。


如果將疫情期間王志邦的行程用12時辰來劃分的話,企業自身的疫情防控工作占據了他三分之一的時間。


作為制藥企業,貝克制藥的防疫工作較其他行業企業而言更為嚴格。

2月27日上午,安徽省委書記李錦斌來到安徽貝克制藥,視察企業疫情防控、復工復產工作及中印產業園建設情況,安徽省副省長、阜陽市委書記楊光榮,省發改委主任張天培,省衛健委黨組書記單向前,太和縣委書記楊波等領導陪同。


“務必做到防疫與生產兩不誤?!?/span>王志邦介紹,工廠方面,包括位于合肥、太和兩地的生產車間、辦公樓、食堂、倉庫在內,公司的所有區域進行全面消毒;上崗員工方面,他不僅為公司每位員工免費發放75%醫用酒精1公斤,用以員工及家屬全面消毒防疫;還為他們建立了健康臺賬,嚴格排查公司員工有無和湖北、武漢方面人員接觸的情況,實時對當班員工進行體溫測量并做好記錄,要求對有感冒、咳嗽、發熱癥狀的員工進行排查和上報,第一時間掌握員工的身體狀況和活動軌跡。



從“你有我強”到“你無我有”


“貝克是一家藥企,為人民解除病痛是我們企業存在的使命。疫情面前,我們有義務在做好自身防疫工作的同時,勇于承擔社會責任?!必惪酥扑幯巯氯缁鹑巛钡膹凸ぞ跋蟊澈?,是王志邦“藥者仁心、護佑眾生”的熾熱。


然而,疫情之下,這顆赤子之心也同大多數企業家一樣遭遇沖擊。


他介紹,貝克制藥是一家“內外兼修”的企業。對外,貝克與眾多國際知名制藥企業建立長期戰略合作關系,各原料藥和中間體產品遠銷歐洲、美洲、非洲、東南亞等區域市場;對內,貝克研發、生產、銷售抗乙肝和抗艾滋病的原料藥及制劑。


來勢洶洶的新冠肺炎疫情之下,進出口貿易首當其沖遭到波及;同時,國內的銷售情況也一度低迷。王志邦透露,過去一個月以來,貝克因疫情影響,庫存高企、資金無法回籠、生產停擺……損失已達1億元之多。


“如果未來兩個月內,疫情仍無法有效控制,企業將面臨生死存亡的問題?!痹诒c火的雙重考驗之中,王志邦對創業、經商又有了更深一層的認知。


首先,企業要有底子,才能在困難面前擁有靈活應變的能力和轉變生產經營的實力。“底子正是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差異化競爭的核心技術?!?/span>


他以貝克制藥為例,長期致力于抗病毒藥物的研發生產,令其積累了豐富的抗病毒研發能力和經驗,尤其是過去多年對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的研發,讓企業有了轉向抗新冠肺炎藥物研發生產的可能?!斑@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做到的事,這需要企業經營者有堅定不移的研發方向和耐得住寂寞的魄力?!?


在王志邦看來,人才、研發和專利是貝克堅持走科創之路必不可少的“三駕馬車”?!霸卺t藥領域中,品種的拓展遠比規模的提升重要,研發是藥企的生命。尤其是新藥研發已經成為中國制藥企業賴以生存、走向世界舞臺的必由之路?!?


從貝克成立的第一天起,便始終堅持從“你有我強”向“你不做我再做”“你搶著做、我換著做”的方向前進。


在產品創新上,其在艾滋病、乙肝等重大傳染病治療藥品產品鏈進一步完善;糖尿病和心血管病用藥(貝克1號、貝克2號)兩個原研藥品專利已獲授權;抗乙肝、抗艾滋病藥品替諾福韋片、拉米夫定替諾福韋片先后獲批,實現抗艾滋病一線復方治療藥物的國產化等,貝克始終不遺余力地堅持原研新藥開發。


“創新是方向,但創新也是痛苦的?!蓖踔景钆e例,在艾滋病治療領域的突破上,從只知道分子式做不出原料藥,到做出了原料藥卻找不到能夠生產出制劑的機器,從過去長達7年的研發到未來兩年的臨床試驗,從陸續投入了幾千萬元到仍看不到任何產出,王志邦坦言,每向前邁進一步,都伴隨著無數的反對聲音和孤獨的抉擇之路。


無數個夜晚,王志邦突然從夢中驚醒,一時深思該不該堅持下去,一時又念及第二天一睜眼企業就要花掉400多萬元,不免又在黑暗中度過一個不眠之夜。


“盡管過程曲折,但一切都是值得的?!彼硎?。


“人才是根本,也是實現自主創新的源泉所在?!?/span>深刻認識到科研重要性的王志邦在創辦貝克制藥之初就立足打造一支高水平的科研團隊。


2002年,他“下?!敝?,迫切想邀請一名業內領軍專家加入團隊,但“五顧茅廬”都未能成行,在得知這名專家因為房屋購置陷入財務困境時,他悄悄地給專家銀行卡上打了50萬元。等到一星期后專家發現卡上多了一筆錢后,他被王志邦的誠意打動了,便加入了貝克制藥?!艾F在,他是我們的董事兼副總裁?!闭f這話時,王志邦一臉得意。


引進人才之外,他還深諳如何留住人才,甚至還拿出自己14%的股份分給公司的科研骨干,以高薪+股份的方式吸納行業翹楚紛紛加入貝克。這些做法加強了研發隊伍的凝聚力,也讓貝克制藥的人才流動性長期維持在一個較低的水平,公司成立之初的十幾名“元老”從創業至今僅有三人離職。


“充分發揮人才的創新價值至關重要,但保護自己的創新成果也不容忽視?!?/span>從先后承擔國家“863計劃”1項、國家“火炬計劃”2項、國家級新產品試制計劃9項、國家級創新基金項目2項、國家新藥創制4項、省級科技攻關項目2項、省級戰略性新興產業項目1項等科研項目,到開發9個艾滋病用藥、4個乙肝用藥、5個肺結核用藥、2個精神用藥、1個世界一類多靶點糖尿病和一類多靶點丙肝用藥等24個新藥品種,從連續六年獲得安徽省科技進步獎到申請80多項專利、30多項發明專利、2個專利池和6項高新技術產品,王志邦對知識產權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安徽貝克制藥的溶瘤病毒研發中心

安徽貝克制藥的制劑生產車間


目前,貝克已發展成為擁有原料、制劑、研發中心三個廠區和國內產能大、品種全的抗乙肝、抗艾滋病原料藥生產基地的國家高新技術企業。


此外,“企業要修煉‘內功’,更要學會抱團取暖?!?/span>他表示,這個時代的企業沒有“孤帆遠影碧空盡”,只有相互扶持,形成上下游產業鏈,才能做大做強。



“貝克要做一匹狼”


如果不是這場突然而來的疫情,貝克2020年的開局可謂形勢一片大好。


1月,安徽貝克收到國家藥監局核準簽發的化學藥品“拉米夫定片”的《藥品補充申請批件》,該藥品通過仿制藥一致性評價,成為貝克繼恩替卡韋分散片、富馬酸替諾福韋二吡呋酯片、拉米夫定替諾福韋片后,第四個通過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仿制藥一致性評價”的藥品。


《國家藥品安全“十二五”規劃》提出的“藥物一致性評價”要求,仿制藥品要與原研藥品雜質譜一致、穩定性一致、體內外溶出規律一致。


“貝克生產的拉米夫定片通過了‘一致性評價’,意味著我們未來將進一步擴大市場占有率?!蓖踔景畋硎?,一方面,獲得“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要比原研藥藥效更好,進一步擴大了貝克的品牌度和美譽度;另一方面,貝克產拉米夫定片價格是藥品研發商國際知名制藥企業葛蘭素史克的1/10,有利于提升該藥品的市場競爭力。


這是13年前深陷拉米夫定片專利權之爭的王志邦無法想象的,也是17年前只研制出原料藥、尚未向制劑進軍的王志邦更無法想象的。


時間追溯至2002年,王志邦計劃生產葛蘭素史克研發的抗乙肝藥物拉米夫定,該藥的國內行政保護期限為2006年,這意味著2006年之后國內藥企便能向監管部門申請該藥品的生產批號?!爱敃r,就是沖著這個藥去的,2002年開始攻關,到2006年差不多可以成功”。


在加緊研制原料藥的過程中,一個意想不到的消息令王志邦喜出望外。原來,拉米夫定不僅是抗乙肝藥物的原料藥,同時還是抗艾滋病雞尾酒療法三種骨干藥的其中一種,抗艾滋病藥物的“大門”正向王志邦打開,他下定決心,向雞尾酒療法的另外兩種原料藥發起沖擊。


在國內頂尖專家團隊的助陣下,僅僅用了一年時間,該藥物的核心原料藥便研制成功。擁有抗乙肝和抗艾滋病兩種制劑原料藥的貝克制藥也迎來了發展的高峰期,銷售額更是一路高歌猛進到2007年的2億元。


發展迅速的貝克也得到了一些國際投資機構的關注。



王志邦回憶,2006年10月,貝克參加法國巴黎國際醫藥原料展覽會時,英屬QVT基金公司亞太區經理主動找到他洽談合作意向。為期三天的展會,QVT的這位基金經理就在貝克的展位上觀察、交流了兩天,對貝克的產品結構和前景非??春?,雙方相談甚歡。


“參展回國后不到兩個月,QVT基金的代表就來到了貝克,并達成了合作意向。主要內容就是他們投入1600萬美元,以持股26%的方式參股合資?!彼嘎?,“但他們有個條件,就是要求貝克將發展方向轉到成藥制劑上來,并且這批資金先期只投入600萬美元,等貝克自己的制劑廠建成后再到位剩下的1000萬美元?!?


是安于現實繼續做原料藥出口,還是開疆拓土進軍制劑領域?王志邦走到了創業以來的第一個岔路口。


“還有必要費勁去做制劑嗎?”“只賣原料藥企業也可以生存得很好??!”在他身邊,消極的聲音始終不絕于耳。


然而,一番深思熟慮之后,他依然選擇了一條不同的路。


在其看來,生產制劑不僅能夠補齊我國部分藥品短缺的短板,也是向國際制藥企業和現有體系發起挑戰?!皣H巨頭的慣用手法是以低價從中國采購原料藥,加工成制劑后再以數百倍的價格銷售到國內”。想到這里,王志邦更加堅定了帶領貝克制藥邁向制劑生產階段的決心。


當年底,王志邦力排眾議,收購了一家位于合肥市高新區的制劑廠,正式進軍醫藥制劑領域,“當時,董事會討論得很激烈,最終以一票否定、一票棄權、三票贊成通過了收購方案,這種‘險過’在民營企業的董事會上是不多見的”。


就在王志邦雄赳赳氣昂昂地向制劑進軍的當口,葛蘭素史克一紙專利權的訴訟遞到了他面前。


2007年,王志邦向監管部門申請拉米夫定片劑藥品生產批號的同時,也開啟了與葛蘭素史克對簿公堂的征程。


一家中國縣域藥企對抗世界級的行業“領頭羊”,王志邦的壓力可想而知。很多人都勸王志邦“別折騰了”,甚至貝克制藥團隊和法律顧問都認為這將會是一場曠日持久并且勝算不大的硬仗,搞不好就會拖垮企業。


但他并沒有因此而退縮。


經過反復舉證和漫長的拉鋸戰后,2010年10月,貝克制藥迎來了一個令人歡欣鼓舞的戰果——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支持國家知識產權局關于葛蘭素史克拉米夫定片專利權無效的決定。


長達數年的專利之爭終于落下帷幕,王志邦終于掃清了拉米夫定片國產化的障礙,并實現了貝克制藥向制劑生產企業轉型的愿景。同年,貝克制藥的抗艾滋病藥品也首次拿到生產批文。


“現在大多數原研藥品的專利權被國際巨頭掌控,貝克制藥每種產品的上市幾乎都伴隨著專利官司,每個官司至少耽誤四年以上的時間?!?


“藥品一致性評價”政策的推出,盡管會在短時間內對國內制藥企業造成沖擊,但從長遠角度來看,卻是行業提升整體水平、轉型升級、去除過剩產能、實踐供給側改革的必經之路。


他介紹,仿制藥品與原研藥品采用一樣的原料藥,但由于雜質含量、輔料和生物利用度上可能存在的細微差別,藥物副作用、臨床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自然就會不同,只有進行藥物一致性研究,才能保證藥品質量,保障用藥的安全有效?!按_保療效的同時,從醫藥產業發展層面來說,‘藥物一致性評價’也能有效打擊國內醫藥市場低價、無序競爭的不良之風”。


除了這一政策帶來的行業洗牌之外,2018年11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審議通過《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試點方案》,明確了國家組織、聯盟采購、平臺操作的總體思路,為行業帶來了另一輪暴風驟雨般的變革。


“招標辦對每種藥品承諾一個采購量,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企業才能參與競標。帶量采購的最低價中標試點方案又提出,入圍的生產企業在3家及以上,符合構成充分競爭的條件,采取招標采購;入圍生產企業為2家的,不構成充分競爭,采取議價采購;入圍生產企業只有1家的,缺乏競爭,采取談判采購。一旦中標,醫?;痤A付采購金額的50%,等于中標企業是提前拿到部分貨款?!彼J為,“帶量采購”實行之后,制藥行業將有2/3的企業被淘汰。優勝劣汰后的制藥企業必須要走差異化競爭路線才能占領市場,過去一窩蜂仿制同一類藥物的景象將不復存在。


“不能因為這種藥沒有市場就不去做,也不能因為那種藥市場大就一哄而上。在1.8萬多個藥品品種中選擇自己擅長的品種、做出自己的特色,才是制藥企業未來的發展趨勢?!?/span>因此,王志邦透露,專注于抗艾滋病、乙肝、腫瘤等藥物,貝克將集中火力從仿研結合向新研藥轉型。“貝克藥業要做一匹‘狼’,不能只在‘窩里橫’,只有走出去才有好東西吃,而創新發展是貝克走向世界的唯一翹板?!?/span>


文|邵夢  攝影|李朦

制作|余宏博


王志邦

安徽貝克聯合制藥有限公司董事長


“時代的塵埃,落到個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睂奔骷曳椒浇諒V為流傳的這句話,王志邦感觸頗深。


今年春節以來,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讓王志邦肩上突然間多了“三座大山”。


第一座“大山”自然繞不開疫情帶來的經營受挫。作為一家集出口與內銷于一體的制藥企業,因庫存高企、資金無法回籠、生產停擺,貝克在過去一個多月內損失已達1億元之多。


困境之下,王志邦臨危不亂,迅速將目光聚焦于抗擊新冠肺炎藥物上。然而,研發壓力也隨之而來。擁有抗新冠肺炎臨床治療藥物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研發能力的貝克在疫情爆發的第一時間迅速組織團隊進行制劑研發、準備申請臨床試驗,而完成這一切工作,留給貝克的時間只有短短20多天。


最后一重壓力則是企業的防疫工作。從公司所有區域的全面消毒到員工健康狀況、活動軌跡的密切觀察,始終保持開工狀態的貝克制藥立志要做到“防疫與生產兩不誤”。


防控防疫、研發新藥……王志邦成了此次疫情阻擊戰的“逆行者”范本。


不僅如此,在企業生存險象環生間,王志邦對企業經營有了新的認識。“企業要走差異化競爭之路,通過自主創新掌握自己的核心競爭力,才能擁有面對困難隨機應變的能力?!?/span>他以貝克為例,長期致力于抗病毒藥物開發的貝克制藥因早在6年前就已經啟動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兩種原料藥的研發工作,才有了迅速轉移至抗新冠肺炎臨床試驗藥物的實力。


縱觀貝克制藥誕生以來的18年間,從皖北小城太和縣走到安徽省會合肥市,從一家生存在產業鏈上游的原料藥廠向下游制劑研發生產延伸,從仿制藥生產商向原研藥開發者轉型,在王志邦的帶領下,貝克制藥始終走在自主創新的前列。


“創新、尤其是自主創新是中國制藥企業賴以生存、走向世界舞臺的必由之路?!?/span>他表示,聚焦于抗乙肝藥物和抗艾滋病藥物,貝克未來要做的是“人無我有”,國際領先。



“六年研發派上了用場”


2020年大年初一,武漢因新冠肺炎疫情封城的第三天,合肥萬里晴空,與往常并無絲毫不同。然而,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這座萬人空巷的城市無不在提醒著所有人,這個庚子年的第一天并不尋常。


與大多數人一樣,王志邦無時無刻不在關注疫情的變化。不過,沒過多久他便發現,接下來的時間將有更重要的任務在等著他。


事情還要從武漢封城前兩天開始說起。


1月21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表示新冠肺炎暫無特效藥。


轉機在兩日后出現。


當天,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的北大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癥醫學科主任王廣發在微博上表示,“一種抗艾滋病藥物對我很有效!”


公開資料顯示,這種名為“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片”的復方制劑是一種病毒蛋白酶抑制劑,可用于治療艾滋病。


隨后,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兩種藥物被納入國家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中,治療新冠肺炎的進展迎來了一絲曙光。


然而,截至此時,中國尚無企業仿制生產洛匹那韋/利托那韋。


王志邦心中一動:作為國內抗艾滋病藥物龍頭企業,貝克制藥早在6年前就已經啟動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兩種原料藥的研發工作。在疫情來臨之前,貝克制藥已經完成了這兩種藥物的藥物發現、臨床前研究環節以及為期6個月的穩定性試驗,正打算申請臨床試驗。


“6年潛心的研發、高達2億元的投入在關鍵時刻派上了用場?!蓖踔景罡锌f千。


1月25日,他緊急將兩名已回到上海家中過年的研發人員召回合肥,迅速開啟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從原料藥到制劑的研發工作。


原輔料相容性試驗、處方開發、小試、中試放大、工藝驗證……短短20余天時間,在王志邦的督促下,貝克的研發團隊緊鑼密鼓地完成了一系列工作,并準備申請臨床試驗。


“一旦通過280例病例的大臨床試驗,貝克的洛匹那韋/利托那韋便可以進入市場,成為治療新冠肺炎的藥物之一。順利的話,還需要兩個月時間?!彼嘎?,特殊情況下,新藥上市的時間比往??s短了兩至三年的時間。


與此同時,治療新冠肺炎臨床試驗藥物瑞德西韋進入制劑小試階段、細胞療法進入體外試驗階段……在嘗試治療新冠肺炎的征程中,王志邦毫無疑問地走在了前端。


貝克制藥也隨之成為安徽省內疫情防控物資生產重點企業之一。除了抗新冠肺炎藥物的研發,貝克作為擁有醫用酒精生產許可的制藥企業,也在第一時間開辟多條生產線,爭分奪秒地組織生產這一疫情防控急需產品,并向阜陽市政府、太和縣發改委、太和縣疾控中心、太和縣公安局等多個機構和部門捐贈了逾20噸醫用酒精,用于防控防疫。


如果將疫情期間王志邦的行程用12時辰來劃分的話,企業自身的疫情防控工作占據了他三分之一的時間。


作為制藥企業,貝克制藥的防疫工作較其他行業企業而言更為嚴格。

2月27日上午,安徽省委書記李錦斌來到安徽貝克制藥,視察企業疫情防控、復工復產工作及中印產業園建設情況,安徽省副省長、阜陽市委書記楊光榮,省發改委主任張天培,省衛健委黨組書記單向前,太和縣委書記楊波等領導陪同。


“務必做到防疫與生產兩不誤?!?/span>王志邦介紹,工廠方面,包括位于合肥、太和兩地的生產車間、辦公樓、食堂、倉庫在內,公司的所有區域進行全面消毒;上崗員工方面,他不僅為公司每位員工免費發放75%醫用酒精1公斤,用以員工及家屬全面消毒防疫;還為他們建立了健康臺賬,嚴格排查公司員工有無和湖北、武漢方面人員接觸的情況,實時對當班員工進行體溫測量并做好記錄,要求對有感冒、咳嗽、發熱癥狀的員工進行排查和上報,第一時間掌握員工的身體狀況和活動軌跡。



從“你有我強”到“你無我有”


“貝克是一家藥企,為人民解除病痛是我們企業存在的使命。疫情面前,我們有義務在做好自身防疫工作的同時,勇于承擔社會責任?!必惪酥扑幯巯氯缁鹑巛钡膹凸ぞ跋蟊澈?,是王志邦“藥者仁心、護佑眾生”的熾熱。


然而,疫情之下,這顆赤子之心也同大多數企業家一樣遭遇沖擊。


他介紹,貝克制藥是一家“內外兼修”的企業。對外,貝克與眾多國際知名制藥企業建立長期戰略合作關系,各原料藥和中間體產品遠銷歐洲、美洲、非洲、東南亞等區域市場;對內,貝克研發、生產、銷售抗乙肝和抗艾滋病的原料藥及制劑。


來勢洶洶的新冠肺炎疫情之下,進出口貿易首當其沖遭到波及;同時,國內的銷售情況也一度低迷。王志邦透露,過去一個月以來,貝克因疫情影響,庫存高企、資金無法回籠、生產停擺……損失已達1億元之多。


“如果未來兩個月內,疫情仍無法有效控制,企業將面臨生死存亡的問題?!痹诒c火的雙重考驗之中,王志邦對創業、經商又有了更深一層的認知。


首先,企業要有底子,才能在困難面前擁有靈活應變的能力和轉變生產經營的實力。“底子正是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差異化競爭的核心技術?!?/span>


他以貝克制藥為例,長期致力于抗病毒藥物的研發生產,令其積累了豐富的抗病毒研發能力和經驗,尤其是過去多年對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的研發,讓企業有了轉向抗新冠肺炎藥物研發生產的可能?!斑@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做到的事,這需要企業經營者有堅定不移的研發方向和耐得住寂寞的魄力?!?


在王志邦看來,人才、研發和專利是貝克堅持走科創之路必不可少的“三駕馬車”?!霸卺t藥領域中,品種的拓展遠比規模的提升重要,研發是藥企的生命。尤其是新藥研發已經成為中國制藥企業賴以生存、走向世界舞臺的必由之路?!?


從貝克成立的第一天起,便始終堅持從“你有我強”向“你不做我再做”“你搶著做、我換著做”的方向前進。


在產品創新上,其在艾滋病、乙肝等重大傳染病治療藥品產品鏈進一步完善;糖尿病和心血管病用藥(貝克1號、貝克2號)兩個原研藥品專利已獲授權;抗乙肝、抗艾滋病藥品替諾福韋片、拉米夫定替諾福韋片先后獲批,實現抗艾滋病一線復方治療藥物的國產化等,貝克始終不遺余力地堅持原研新藥開發。


“創新是方向,但創新也是痛苦的?!蓖踔景钆e例,在艾滋病治療領域的突破上,從只知道分子式做不出原料藥,到做出了原料藥卻找不到能夠生產出制劑的機器,從過去長達7年的研發到未來兩年的臨床試驗,從陸續投入了幾千萬元到仍看不到任何產出,王志邦坦言,每向前邁進一步,都伴隨著無數的反對聲音和孤獨的抉擇之路。


無數個夜晚,王志邦突然從夢中驚醒,一時深思該不該堅持下去,一時又念及第二天一睜眼企業就要花掉400多萬元,不免又在黑暗中度過一個不眠之夜。


“盡管過程曲折,但一切都是值得的?!彼硎?。


“人才是根本,也是實現自主創新的源泉所在?!?/span>深刻認識到科研重要性的王志邦在創辦貝克制藥之初就立足打造一支高水平的科研團隊。


2002年,他“下?!敝?,迫切想邀請一名業內領軍專家加入團隊,但“五顧茅廬”都未能成行,在得知這名專家因為房屋購置陷入財務困境時,他悄悄地給專家銀行卡上打了50萬元。等到一星期后專家發現卡上多了一筆錢后,他被王志邦的誠意打動了,便加入了貝克制藥?!艾F在,他是我們的董事兼副總裁?!闭f這話時,王志邦一臉得意。


引進人才之外,他還深諳如何留住人才,甚至還拿出自己14%的股份分給公司的科研骨干,以高薪+股份的方式吸納行業翹楚紛紛加入貝克。這些做法加強了研發隊伍的凝聚力,也讓貝克制藥的人才流動性長期維持在一個較低的水平,公司成立之初的十幾名“元老”從創業至今僅有三人離職。


“充分發揮人才的創新價值至關重要,但保護自己的創新成果也不容忽視?!?/span>從先后承擔國家“863計劃”1項、國家“火炬計劃”2項、國家級新產品試制計劃9項、國家級創新基金項目2項、國家新藥創制4項、省級科技攻關項目2項、省級戰略性新興產業項目1項等科研項目,到開發9個艾滋病用藥、4個乙肝用藥、5個肺結核用藥、2個精神用藥、1個世界一類多靶點糖尿病和一類多靶點丙肝用藥等24個新藥品種,從連續六年獲得安徽省科技進步獎到申請80多項專利、30多項發明專利、2個專利池和6項高新技術產品,王志邦對知識產權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安徽貝克制藥的溶瘤病毒研發中心

安徽貝克制藥的制劑生產車間


目前,貝克已發展成為擁有原料、制劑、研發中心三個廠區和國內產能大、品種全的抗乙肝、抗艾滋病原料藥生產基地的國家高新技術企業。


此外,“企業要修煉‘內功’,更要學會抱團取暖?!?/span>他表示,這個時代的企業沒有“孤帆遠影碧空盡”,只有相互扶持,形成上下游產業鏈,才能做大做強。



“貝克要做一匹狼”


如果不是這場突然而來的疫情,貝克2020年的開局可謂形勢一片大好。


1月,安徽貝克收到國家藥監局核準簽發的化學藥品“拉米夫定片”的《藥品補充申請批件》,該藥品通過仿制藥一致性評價,成為貝克繼恩替卡韋分散片、富馬酸替諾福韋二吡呋酯片、拉米夫定替諾福韋片后,第四個通過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仿制藥一致性評價”的藥品。


《國家藥品安全“十二五”規劃》提出的“藥物一致性評價”要求,仿制藥品要與原研藥品雜質譜一致、穩定性一致、體內外溶出規律一致。


“貝克生產的拉米夫定片通過了‘一致性評價’,意味著我們未來將進一步擴大市場占有率?!蓖踔景畋硎?,一方面,獲得“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要比原研藥藥效更好,進一步擴大了貝克的品牌度和美譽度;另一方面,貝克產拉米夫定片價格是藥品研發商國際知名制藥企業葛蘭素史克的1/10,有利于提升該藥品的市場競爭力。


這是13年前深陷拉米夫定片專利權之爭的王志邦無法想象的,也是17年前只研制出原料藥、尚未向制劑進軍的王志邦更無法想象的。


時間追溯至2002年,王志邦計劃生產葛蘭素史克研發的抗乙肝藥物拉米夫定,該藥的國內行政保護期限為2006年,這意味著2006年之后國內藥企便能向監管部門申請該藥品的生產批號?!爱敃r,就是沖著這個藥去的,2002年開始攻關,到2006年差不多可以成功”。


在加緊研制原料藥的過程中,一個意想不到的消息令王志邦喜出望外。原來,拉米夫定不僅是抗乙肝藥物的原料藥,同時還是抗艾滋病雞尾酒療法三種骨干藥的其中一種,抗艾滋病藥物的“大門”正向王志邦打開,他下定決心,向雞尾酒療法的另外兩種原料藥發起沖擊。


在國內頂尖專家團隊的助陣下,僅僅用了一年時間,該藥物的核心原料藥便研制成功。擁有抗乙肝和抗艾滋病兩種制劑原料藥的貝克制藥也迎來了發展的高峰期,銷售額更是一路高歌猛進到2007年的2億元。


發展迅速的貝克也得到了一些國際投資機構的關注。



王志邦回憶,2006年10月,貝克參加法國巴黎國際醫藥原料展覽會時,英屬QVT基金公司亞太區經理主動找到他洽談合作意向。為期三天的展會,QVT的這位基金經理就在貝克的展位上觀察、交流了兩天,對貝克的產品結構和前景非??春?,雙方相談甚歡。


“參展回國后不到兩個月,QVT基金的代表就來到了貝克,并達成了合作意向。主要內容就是他們投入1600萬美元,以持股26%的方式參股合資?!彼嘎?,“但他們有個條件,就是要求貝克將發展方向轉到成藥制劑上來,并且這批資金先期只投入600萬美元,等貝克自己的制劑廠建成后再到位剩下的1000萬美元?!?


是安于現實繼續做原料藥出口,還是開疆拓土進軍制劑領域?王志邦走到了創業以來的第一個岔路口。


“還有必要費勁去做制劑嗎?”“只賣原料藥企業也可以生存得很好??!”在他身邊,消極的聲音始終不絕于耳。


然而,一番深思熟慮之后,他依然選擇了一條不同的路。


在其看來,生產制劑不僅能夠補齊我國部分藥品短缺的短板,也是向國際制藥企業和現有體系發起挑戰?!皣H巨頭的慣用手法是以低價從中國采購原料藥,加工成制劑后再以數百倍的價格銷售到國內”。想到這里,王志邦更加堅定了帶領貝克制藥邁向制劑生產階段的決心。


當年底,王志邦力排眾議,收購了一家位于合肥市高新區的制劑廠,正式進軍醫藥制劑領域,“當時,董事會討論得很激烈,最終以一票否定、一票棄權、三票贊成通過了收購方案,這種‘險過’在民營企業的董事會上是不多見的”。


就在王志邦雄赳赳氣昂昂地向制劑進軍的當口,葛蘭素史克一紙專利權的訴訟遞到了他面前。


2007年,王志邦向監管部門申請拉米夫定片劑藥品生產批號的同時,也開啟了與葛蘭素史克對簿公堂的征程。


一家中國縣域藥企對抗世界級的行業“領頭羊”,王志邦的壓力可想而知。很多人都勸王志邦“別折騰了”,甚至貝克制藥團隊和法律顧問都認為這將會是一場曠日持久并且勝算不大的硬仗,搞不好就會拖垮企業。


但他并沒有因此而退縮。


經過反復舉證和漫長的拉鋸戰后,2010年10月,貝克制藥迎來了一個令人歡欣鼓舞的戰果——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支持國家知識產權局關于葛蘭素史克拉米夫定片專利權無效的決定。


長達數年的專利之爭終于落下帷幕,王志邦終于掃清了拉米夫定片國產化的障礙,并實現了貝克制藥向制劑生產企業轉型的愿景。同年,貝克制藥的抗艾滋病藥品也首次拿到生產批文。


“現在大多數原研藥品的專利權被國際巨頭掌控,貝克制藥每種產品的上市幾乎都伴隨著專利官司,每個官司至少耽誤四年以上的時間?!?


“藥品一致性評價”政策的推出,盡管會在短時間內對國內制藥企業造成沖擊,但從長遠角度來看,卻是行業提升整體水平、轉型升級、去除過剩產能、實踐供給側改革的必經之路。


他介紹,仿制藥品與原研藥品采用一樣的原料藥,但由于雜質含量、輔料和生物利用度上可能存在的細微差別,藥物副作用、臨床上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自然就會不同,只有進行藥物一致性研究,才能保證藥品質量,保障用藥的安全有效?!按_保療效的同時,從醫藥產業發展層面來說,‘藥物一致性評價’也能有效打擊國內醫藥市場低價、無序競爭的不良之風”。


除了這一政策帶來的行業洗牌之外,2018年11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審議通過《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試點方案》,明確了國家組織、聯盟采購、平臺操作的總體思路,為行業帶來了另一輪暴風驟雨般的變革。


“招標辦對每種藥品承諾一個采購量,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企業才能參與競標。帶量采購的最低價中標試點方案又提出,入圍的生產企業在3家及以上,符合構成充分競爭的條件,采取招標采購;入圍生產企業為2家的,不構成充分競爭,采取議價采購;入圍生產企業只有1家的,缺乏競爭,采取談判采購。一旦中標,醫?;痤A付采購金額的50%,等于中標企業是提前拿到部分貨款?!彼J為,“帶量采購”實行之后,制藥行業將有2/3的企業被淘汰。優勝劣汰后的制藥企業必須要走差異化競爭路線才能占領市場,過去一窩蜂仿制同一類藥物的景象將不復存在。


“不能因為這種藥沒有市場就不去做,也不能因為那種藥市場大就一哄而上。在1.8萬多個藥品品種中選擇自己擅長的品種、做出自己的特色,才是制藥企業未來的發展趨勢?!?/span>因此,王志邦透露,專注于抗艾滋病、乙肝、腫瘤等藥物,貝克將集中火力從仿研結合向新研藥轉型。“貝克藥業要做一匹‘狼’,不能只在‘窩里橫’,只有走出去才有好東西吃,而創新發展是貝克走向世界的唯一翹板?!?/span>


文|邵夢  攝影|李朦

制作|余宏博

北京pk拾网址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0864 幸运赛车是不是官方彩 山西快乐10分前三结果 股票涨跌幅度计算方法 广东快乐10分中奖率 北京赛车哪个是官网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网赌北京快乐8有输的人吗 股票分析师工资